马来西亚,你爱她吗?

  

当决定了要去净选集会3.0的那刻,我知道就不能掉头。朋友问我,“你不怕被抓吗?”,“你不怕被打吗?”“你会安全吗?”惊讶声此起彼落。感恩挚友的担心,也许这样更不晓得怎么和高堂开口,深怕彼等寝食难安。其实,朋友所问的在决定那刻我真的没有想过,仅仅是觉得我应该走出来,我应该上街,因为我青春。也许,革命是青春的,或许应该这么说,每个愿意上街的都保有着生命中青春的澎湃汹涌,哪怕是卸下家小事务的师奶团,还是花甲老妇。

决定了以后,偶尔还是会想着如果真的遇到朋友所担心的事,到底怎么办?不知道,只是觉得我应该去,错过了709 ,错过了好多好多,这次真的不能再缺席。可能你觉得我疯了,但也许这一次也许就是我生命中仅仅的勇敢,如果不认真面对自己内心的声音,恐怕这就是我人生的遗憾,因为生命真的没有如果。

从来对政治没有什么好感的我,总觉得那是人类设计陷阱游戏,自我愚弄。但国家总不能没有政府吧?纵然无政府,政治仿佛是这古老灵魂挥不去的记忆,依然以不同的模式存在每一个群体中。我想说的是政府并不是全部,仅仅只是部分,而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才是全部。是否当了政治人物过久了,陷入了体制里的政治从业员(因为都不够格当政治家),而忘了自己依然是人民的身份?但,每每对于这片土地的人民依然对于政治人物或政府至高无上的迷思总是觉得不可理喻。因为政治人物捉着人民弱点好让自己权力假象予以巩固。但,这些政治人物,却忘了他坐在上面的权力和机会,都是下面的人给的!但是,可悲的是,他利用了你的愚痴和你给的权利,控制了你对他的崇拜和供奉。

身在国外的我,每每听闻:“马来西亚没有希望了啦。”“这样的政府,马来西亚没有用了。”但,可笑的是哀叹了“家门不幸”的现况,然后又继续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我不敢说自己为这片土地做了什么,至少我不希望在国家水深火热的时刻,能够隔岸观火,然后再来拍手叫好。如果连这片土地的人民都看不起自己的国家,我真的不晓得到底还会有谁看得起自己。如果就连马来西亚人都不肯定“马来西亚人”的身份而引以为傲,那我真的不知道要到世界去找谁来肯定自己。如果马来西亚土生土长的孩子都不珍惜这片土地,那我还真的不知道要去那里再找一群珍惜这片土地的人。可能你觉得今天走上街头的人用错方式来爱这国家,也许你会觉得走上街头的人为了反对而反对(也许可能有),但是,你确实不能否认走上街头的人数竟是上万!可能人数还是一直有增无减。

因为不想这一代以及接下来每一代的孩子继续成为贪污腐败体制的受害者,也不想这片土地的人民在生命受到威胁时,换来的就只有警察的“我的生命会受威胁”而拒绝援助,也不愿意让我们的朋友和孩子成为下一个赵明福,也不愿让我们的大学生和知识分子继续被凌辱殴打,也不想人民没有说话和表达本身想法的权力,也不想人民日夜辛劳的血汗钱被这腐败的吸尘机吸光,更不愿意让我的公民登记变成了“小学生上厕所的通行证”。真的万般个不愿意和不想,所以我上街了。

可能你会说:“不会赢的啦!”但,我在乎的是人民对自己本身和宪法赋予的权力有所醒觉。因为这一次上街,是全国人民最好的公民课,也为未来人民立下典范对执政者从政的态度一种警惕。不知道是否曾经在这片土地许了愿,总有一天,回到她的怀抱会是干净的所在。

你问我马来西亚目前需要什么?我觉得她需要每一个真正爱她的人。这个星期六她真的需要你为她站台,时间已经不多,星期六,你也上街吧!

 

 

 

6 則迴響於《马来西亚,你爱她吗?

  1. 那天染黃帶青,除了不捨這片土地繼續沉淪下去以外……我就在也想不到任何理由可以將我的決定注入更多的理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