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美而动人的声音

知道,每每听他的声音,总是非常地感动。说我着迷了吗?也许。


自《孤独六讲》,蒋勋都让我非常的着迷。


那天特别请假到海外华文书市一睹他的风采,你能感受到他的从容,从内在散发的那种温文典雅的气息。那天,非常的高兴获得他的签名。


自花踪文学国际研讨会的一场谈诗的讲座,在书展近距离的签名,到“汉字与汉语之美”的讲座,他的一举一动总是那么轻安。蒋老师已过花甲了,你总不会看到他那种老态龙钟的样子,反而展现的却是那朵仍然盛开的花朵,清香而不扰人。


 


好喜欢听他谈诗词,那么古老的诗句,从他的朗诵和解释,总是那么新颖,那么的动人。


有很多很多的诗词,鲜少在本子上接触到,一直被他朗诵着,演讲时,诗词歌赋就琅琅上口。


在讲座会上,蒋勋说到诗歌原来不是阅读的,而是被朗读的,从而谈到了诗的视觉性和听觉性的不同。他强调:诗经是汉语朗读,不是阅读!听他朗读一首法文诗阿波利奈尔(Apollinaire)的“Le Pont Mirabeau”,非常的动容!听着那朗读的韵律和音乐性的自然,我在想,也许这就是我喜欢学习不同国家语言的原因,更深一层的饱含了我喜欢聆听那听不懂意思,但拥有音律的起伏和节奏性的声音。或许是听觉的感动吧?还是被蒋老师的声音摄住了?


 


自他的作品,我认识了楚辞中“九歌”的神话,屈原的南方浪漫文学,汉朝民歌—-汉乐府的朴素,晋朝阮籍“广陵散”的悲壮, 杜甫“石壕吏”的战乱写实, 柳永“雨霖铃”的浪漫爱情,东坡“寒食帖”的悲凉萧瑟,小说《红楼梦》的繁华幻灭,等等。你就可以知道从这些文学是看到了人性的繁琐,并从中寻找自己想要的生命情境。从诗歌中,可以窥探人的本性,人的生命,从而去选择自己要的是什么。


 


谈起文字,他从上古甲骨文,到钟鼎文,叙述着汉字的成形。甚至,从诗经,谈到了汉语汉字的使用模式,演变成今天成语的使用模式二加二的公式。诗经经过了两千五百年的传唱,充分反映在民间的生活中,从而看见这个汉民族把这整个文化框架在他能理解的模式里。因为在汉民的人生中经历了无数次的悲欢离合,所以才特别在乎圆满。也就是为什么,在汉民族的文学中一直包含着这种二加二公式的平稳性和稳定性。


 


听蒋勋谈生活,衣食住行,每一项细细的说,从容的谈,你会感受字行间有着他沉厚的声音在回荡着,那么的细腻,那么的美。


说到美,他都一直强调,美就是回来做自己。听似容易,那也许是有些人,一生中无法完成的功课。


这也许是我对他所说的有非常大的怔撼与共鸣吧!


 


遇见了蒋勋老师,并没有之前的兴奋,反而是一种笃定,微微的散发着宁静的感动!他那低沉平稳的声音不断的唤起内心沉睡已久的灵魂。


 


每每向朋友介绍蒋勋老师时,我总说:“他,是把美谈得淋漓尽致的美学家!”


 





 





 


 


 


 


 


 

11 則迴響於《那美而动人的声音

  1. 我喜欢这篇文,它很诚恳的介绍一个美学作家。我喜欢这篇文的作者,他很谦虚的不断进修!阿业,继续加油呵!大马文坛,正需要像你这样执着热爱文学的人!!

  2. 阿业,

    谢谢你的这篇文章,我那天在花踪听他讲那场真是听出耳油了呢。。。只可惜因为有工作在身不能出席第二天的讲座了。

    我1993年第一次在花踪听蒋勳的讲座后就深深的被他的文采和文思给吸引了。这一次再回来参加花踪主要原因之一也是因为他啊!

    蒋勳对古诗词汉赋这方面的的研究与造诣,真的是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了啊!他也再次的勾起我对古诗词汉赋的喜爱啊。。。

    我那天有跟他合照,只可惜照片拍虚了…

    • 突然看了以往的留言,愕然发现还没回复你的。对不起。不客气。第二天的讲座,我是特地请假去听的。过了一年了。那时疯狂的感觉依旧在,不知这次,他是否还会来马呢?恩,我只是拿了他的签名,近距离接触。哈哈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