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在看谁啊?

 


 走出了电影院,很讶异,竟然一点震撼感动也没有。奇怪的是,我每个镜头都目不转睛的拼命捕捉啊?没有就是没有,没什么好奇怪的。


 


和朋友看了这部近两个小时被灾难不断轰炸的镜头,朋友戏后就问我觉得如何,又说这部戏应该能让我在部落上贴个观后感言吧。我笑了笑,说没有很大的感触,也没有很澎湃的震撼。这一切就只是在我的预料中,灾难片嘛,本来就如此。加上拍摄的手法就和以往的灾难片一般,仅是满足了观众的灾难暴力倾向。 再者,这部片引起大家一窝蜂的狂热,也许,就是为了看看这古老的玛雅文明预言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是另有目的?


 


人嘛,就是爱知道未来,不管是通过什么方式,就是要和时间比赛,看谁快一步先看到明天的自己。 你也许会问我,你不想么?不知道,这问题问了自己不知道多少遍,答案有时候会变得模糊。虽然我会说很想。但知道了,又怎样呢?


 


对不起,说到这,我又想把《红楼梦》给搬出来说说。听蒋勋谈那第五回,说宝玉入梦,警幻仙姑把十二金钗和自己的命运预先揭露给宝玉知道。十三岁的他,看了正册,副册,又副册的判词,还听了红楼梦十二支曲,仍然对自己的命运一无所解。每次到庙里,都看到好多人好喜欢求签。我并不反对,至少那签能安你的心。但是让你知道了又怎样呢?你仍然不解,也许你应该认识的人还没出场,你应该遇到市还没发生。等到事情过了,你也许才恍然大悟。


 


回到戏的故事情节,朋友很惊讶得问我,不觉得很过分么? 那船只让头脑好的,有钱有权势的人乘搭。也许这就是现在的人吧? 包括自己。看这部戏,有点像在看《圣经》的诺亚方舟的故事。吊诡的是,这次选择谁上船的不是上帝,却是人类。看了《2012》,不多不少,为了某些角色惋惜,和朋友说了,那印度科学家没被接走,和其他人一起被洪水吞噬。朋友惋惜的说为什么好人要死?听了这句话,总觉得里面包含了对上天的不公,命运的不公而申诉。但是,回过头来想想,好人不死,那就违背了天地不仁啦!因为天地不仁,所以才没有选择性的把生命结束,才没有掉入二元对立的深渊啊!不过,他的死,也救了不少人。我在想,是不是他的死,换来了美裔科学家的勇敢,而说服各国元首把门敞开。 不知道,就留给大家去想吧!


 


突如其来的灾难袭击,只让我看到片中每一个人恐慌的眼神,在那不断的哀求。哀求着上帝慈爱,哀求着上苍宽恕,哀求着大地冷静,哀求着洪水息怒。眼见灾难的降临,大家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向上天乞怜。似乎,只有灾难的发生才让大家忆念神的存在,才会想要互助合作。奇怪的是,喜马拉雅山上的老喇嘛应该知道洪水的来临,只像往常一般静坐度日。待那洪水来袭,只是敲了两下钟,那洪水就把寺庙连根拔起。让我看到的,是那种面对死亡的轻安自在,那种淡然无挂。那一刻,我在问自己到底,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选择恐慌的离开,还是自在的走?那钟声是在唤醒什么?唤醒自己?还是震醒观众?死,也许是你一生中出其不意,没有给你预告的访客。你能拒绝它么?你会有选择么?


 


t我没有死过,不知道死的感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许有,但那是久远的事了,记忆已经支离破碎。听说,死亡时的灵魂离开身体,就好像生龟脱壳。畏惧死亡是害怕生命的繁华消失,执著的事物不复存在?抑或害怕死亡的痛苦?没有畏惧的喇嘛是否是日常准备换来的?倘若要说两小时四十五分钟的故事,会让我把它留在心上多一刻的那几秒钟,也许就是这段情节吧!

愁,一字了得么?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


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


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丑奴儿词 ·辛弃疾


 


还是第一次看见这首词,突然觉得感触甚深。


 


看见这首词是在茗古屋帘幕上的提词


那天友人突然说要到居銮走走,仍然踌躇着,不知为伴红颜一游散心,抑或自个贪玩?最终,理性总拗不过感性,毅然再度踏上居銮这久违的小城。


在銮中对面茗古屋用午餐,一个非常诗情画意的阁楼让人用餐,加上銮中生的喧嚷,为那静淡的小阁楼增添了些许闹意。整个狭小的阁楼满满尽是銮中生,我们也许就是那天那阁楼的不速之客。


 


不断默念着这首帘幕上的提词,


也在不断的吟哦中,勾起了那似一江东流水般千丝万缕的回忆,


点滴在心头。缠缠绵绵,剪不断,理还乱。


总觉得这首诗是生命走过风华正茂的当儿,不可或缺的相知。


也许在向你倾诉,也许在向你哀叹,也许在向你惋惜,


那年少时懵懂且又自负的生命状态


来如春梦,去似朝云


 


愁,我不断地探索,不断地感受着


唯一能够具体的把它给拿到人面前,


就说这感觉像似秋天百花凋零,落叶满地的心情吧?


说到花落,想起黛玉葬花。


芒种节的庆典,热闹当儿,她却离开了众人的喧闹,


去领收了落红的艳骨。


年少的她,看见了落花,似乎洞悉了自己的命运。


仿佛自己偿还了泪水就要离开尘世,就像是落花般在芒种后飘零。


因为悲悯着落花的凋残,便设了个花冢,成了葬花人。


花冢埋了她怜惜的花瓣,似乎也把自己的青春给埋葬了。


 


就好似在众人喧闹堆中,愁,像一种茫然不安让自己成了个局外人。


吊诡的是存在的当儿也意味着悄然的离开,那么缥缈不定。


在冷清萧瑟中不断的荡游流连。


在幻灭红尘中不断的痴迷执著。


在山峰谷壑有那回音萦绕不断找寻对话的孤独,


在江河溪流有那弄扁舟的诗人披头散发的惆怅,


也就因为多次的心灵撞击,把自负消磨了。


在那恍然大悟之间的那一刻,


似乎一切道不尽,说不清的缠绵,


此时此刻,无声胜有声更为贴切。

莫须有, 叫人拍案叫绝的点子!


 


看官们,来个饭后余话,不知能让您拍案叫绝不?


咱们,今个儿来个〈莫须有〉。


那天听闻声援马大6名辩论学生的报道,有点愕然。


以为换了个校长,能够剔除弊政,怎知官僚作风仍不减。


回到了排名两百以内,似乎有点不甘寂寞。


也许想找些乐子耍耍。


但却忙着要人吃官司!


 


都说了就是一群笨蛋歪剌在办学,把大学生当木偶。


他爱怎摆布就怎摆布。你不依,大难可就临头!
因为不敢面对历史,把大专法令挡箭牌。


害怕大学生知道太多,惶恐大学生叱咤社会,


突发奇想的实行愚民政策,


倒厉害,政策风行得神不知,鬼不觉。


那天指望那挡箭牌的“箭”练成了仙,


他就该换个角色当箭靶!



都说了大学是引领社会,走在国家思维前端,
怎么越来越迂腐,封闭,愚蠢?
都说了公正是赋予社会,伸张正义的权力,
怎么突然变成栽赃,嫁祸,扭曲?


也许那又是老调重弹了。


人们厌倦了这戏码,早就不理咯。


还管你什么思想前卫?伸张正义?干卿何事?


但因为厌倦了戏码,他就能为所欲为?



我汗颜,迈向宏愿国家的大学竟然出其不意的打压学生言论自由。


任那歪剌诟谇谣诼也就算了。


打开了门办学,白色寓意的纯洁


竟然让那歪剌货给搞了个白色恐怖?还欺负人哪?


哪门子的道理啊?不叫乱扣帽子,叫啥呀?


我纳罕,这种打压是否让莘莘学子对国家社会漠不关心?


未来的国家栋梁要怎么个培养?怎么个朔造?


这场活生生的教育,让我更具体明白莫须有的意义。


至少下次有人问起,好让自己有个例子参照参照。


看官们,您说是不?



突然想到有个名句能派上用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爷,您说对不?


 


我突然忘了,那歪剌应该不懂华文,因为不知可耻为何物!


这回可让看官们见笑。献丑了。


 

老 + 子 = 孝,你觉得有代沟吗?


看了这youtube,突然有点感触,想了半天写下来的。
开头两句多亏白居易的《鸟》(1)这首诗的后半段而得以改篇。
望与大家共勉之,


劝君常忆高堂恩,亲在家中望子归,
羊跪乳来禽反哺,可怜世人忘亲恩。
耗尽花样年华岁,养儿成龙女成凤,
百千劫来缘深系,未知索偿恩怨债,
子孙昌盛又何用,看尽繁华炎凉态,
在世打骂嗟来食,逝世风光亦枉然,
不盼宫阙绫罗裳,但求三餐温饱宿。
谆谆善言逆耳风,枉费当年苦心栽,
颐恩弗报自造孽,天地不容鬼神怒,
若不顿改昔年逆,怕失人身恩难酬。












(1)
《鸟》
莫道群生性命微
一般骨肉一般皮
劝君莫打枝头鸟
子在巢中盼母归




天地从不说自己多美,但你看到了吗?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尝试过吃一顿超过5个小时的晚饭?换成是你,应该会目瞪口呆吧?


蒋勋就肯定尝试过,而且还乐此不疲,至少我是那么认为。


非常抱歉,又再次提到蒋勋,在阅读的你应该不会闷吧?


从鹅肝酱,吃到冰镇昙花汤,蒋勋和许悔之在边吃边专访中,谈到了吃的回忆。虽说“民以食为天”,但也不至于吃5- 6个小时吧?我看专访录影(1)看到这,不禁纳闷的想。


 


谈到吃,蒋老师谈到他已故的母亲,那是他母亲给他一生不会被磨灭的记忆。回忆起小时候蒋勋的母亲在摘野菜给他吃,便会为他说故事,她说:“你知道吗?有一个女人为了等她的丈夫归来,等了十八年,在寒窑里就是吃这个野菜。”那女人就是王宝钏。史实考证已经不重要了,但却为蒋勋开了一扇美丽的记忆窗户。


 


吃,蒋勋说, 是认识美的开始。他在书上谈到他做菜的经验,煮着意大利海鲜汤,却说着希腊月桂女神的故事。人类在全世界吃的记忆当中说明了一件事,就是在人类的吃的长久文化中,其实把吃变成了信仰,变成了历史,变成了传统。


 


小时候蒋勋放学就会闻到母亲煎赤鲳的味道,或是看着母亲切很细很细的姜做酱料,或者准备蒜泥白肉当晚餐。每每闻到味道,就知道自己今天可以吃到什么。母亲丰富了蒋勋嗅觉感官,因此蒋勋说:“家,是有味道的!”从吃谈到了家,掀开了现代人不太爱自行料理的一面。很多人搬了新家,尤其居住城市,都不爱开火煮食。也许忙工作,也许害怕麻烦,也许…..太多的也许,换来的就是让自己不回家的借口。从而需要去寻找有品味的餐厅食馆,去吃一道古早味的美食,找画廊去看画,找音乐厅去听音乐会。林林总总,反而让自己的生活背负很多很多的累赘。那么,充其量留不住你的仍是那空无灵魂的房子。家是需要用心去朔造,去筑造,至少要让那“家”,能够留得住你。


 


科技的发达,人类的速度得到空前的提升。但是,速度越快,让人没有办法好好地去感受欣赏美。美在今天,是你能够在快的情况下,还能选择慢下来。美,就是要慢下来,才能好好地感受欣赏。


 


《天地有大美》的开端,蒋老师抛了个问题,什么是美?他说到台湾社会拥有很丰富的画展,音乐会,表演等艺术活动,大学设有许多舞蹈系,美术系,音乐系和艺术有关的学系,但还会有人问:“我们的生活品质为什么没有相对的提高?”


如果,每一个人能够在家中给自己一个空间,无论是一扇窗口,一个角度,一道门,去看看日出日落,细听听潮涨潮退,欣赏湖泊的宁静,感受月色的皎洁。你不一定每一天得赶着出席音乐会,画展,就能在生活中体验美。因此艺术不等于美!


 


蒋勋的书,不断让读者去品尝,去探索。他不断的制造读者和自己内心对话的机会。他一个字一个字勾勒出美的轮廓,只让那读者陶醉在那情景中。书中,蒋勋体现自己食,衣,住,行中那么细腻,那么的用心去感受,觉他非常懂得如何“活”!其实,美,就是要生活中慢慢的体现。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庄子看见了,蒋勋落实了,那倒是你,感受到了吗?


 


慢活至上!


 


 


 


(1)蒋勋 《孤独六讲》赠送的录影光碟—蒋勋天生爱玩美


 


部分节录自《天地有大美》

那美而动人的声音

知道,每每听他的声音,总是非常地感动。说我着迷了吗?也许。


自《孤独六讲》,蒋勋都让我非常的着迷。


那天特别请假到海外华文书市一睹他的风采,你能感受到他的从容,从内在散发的那种温文典雅的气息。那天,非常的高兴获得他的签名。


自花踪文学国际研讨会的一场谈诗的讲座,在书展近距离的签名,到“汉字与汉语之美”的讲座,他的一举一动总是那么轻安。蒋老师已过花甲了,你总不会看到他那种老态龙钟的样子,反而展现的却是那朵仍然盛开的花朵,清香而不扰人。


 


好喜欢听他谈诗词,那么古老的诗句,从他的朗诵和解释,总是那么新颖,那么的动人。


有很多很多的诗词,鲜少在本子上接触到,一直被他朗诵着,演讲时,诗词歌赋就琅琅上口。


在讲座会上,蒋勋说到诗歌原来不是阅读的,而是被朗读的,从而谈到了诗的视觉性和听觉性的不同。他强调:诗经是汉语朗读,不是阅读!听他朗读一首法文诗阿波利奈尔(Apollinaire)的“Le Pont Mirabeau”,非常的动容!听着那朗读的韵律和音乐性的自然,我在想,也许这就是我喜欢学习不同国家语言的原因,更深一层的饱含了我喜欢聆听那听不懂意思,但拥有音律的起伏和节奏性的声音。或许是听觉的感动吧?还是被蒋老师的声音摄住了?


 


自他的作品,我认识了楚辞中“九歌”的神话,屈原的南方浪漫文学,汉朝民歌—-汉乐府的朴素,晋朝阮籍“广陵散”的悲壮, 杜甫“石壕吏”的战乱写实, 柳永“雨霖铃”的浪漫爱情,东坡“寒食帖”的悲凉萧瑟,小说《红楼梦》的繁华幻灭,等等。你就可以知道从这些文学是看到了人性的繁琐,并从中寻找自己想要的生命情境。从诗歌中,可以窥探人的本性,人的生命,从而去选择自己要的是什么。


 


谈起文字,他从上古甲骨文,到钟鼎文,叙述着汉字的成形。甚至,从诗经,谈到了汉语汉字的使用模式,演变成今天成语的使用模式二加二的公式。诗经经过了两千五百年的传唱,充分反映在民间的生活中,从而看见这个汉民族把这整个文化框架在他能理解的模式里。因为在汉民的人生中经历了无数次的悲欢离合,所以才特别在乎圆满。也就是为什么,在汉民族的文学中一直包含着这种二加二公式的平稳性和稳定性。


 


听蒋勋谈生活,衣食住行,每一项细细的说,从容的谈,你会感受字行间有着他沉厚的声音在回荡着,那么的细腻,那么的美。


说到美,他都一直强调,美就是回来做自己。听似容易,那也许是有些人,一生中无法完成的功课。


这也许是我对他所说的有非常大的怔撼与共鸣吧!


 


遇见了蒋勋老师,并没有之前的兴奋,反而是一种笃定,微微的散发着宁静的感动!他那低沉平稳的声音不断的唤起内心沉睡已久的灵魂。


 


每每向朋友介绍蒋勋老师时,我总说:“他,是把美谈得淋漓尽致的美学家!”


 





 





 


 


 


 


 


 

放牛。精英

那天在报章上读到关于精英班的课题,掀开了一幕幕有关国内教育制度,社会的观念,家长的观点,甚至扩大到东西方教育久远以来的理念与精神。有教无类——说的是教育的平等性, 那么分班制度是否和其原本的理念精神相互悖逆呢?


 


我们看见中小学生的压力指数日益剧增,为的是自己的学习旅程,抑或满足大部分人对分数成绩的盲目崇拜?甚至在学前教育就忙着学各种不同的舞蹈,各种不同的乐器,珠算,林总总。试问有那位孩子成了伟大的舞蹈家,音乐家,或科学家?几乎能为这一切早个借口搪塞非专家莫属:“我听某某专家说要在孩提时学习艺术,音乐,舞蹈,数学,这时候的吸收能力很强! 那么那孩子是你的?还是专家的?难道你就没有那么一点点的智慧去决定什么对你的孩子重要吗?非得搞得他那么惨不忍睹?进而使他产生上学恐慌,学习恐惧?虽我知道全国的父母不尽然如此。 我也并不是说专家的观点一无是处,他们专业知识的价值是不容被否定的!但必须要运用妥当, 才能事半功倍啊!


 


孩子进了中小学大部分的都被强制分班。有的学校尽量减少分班文化,不用精英字眼因而使用不同颜色分配,是否造成日后政治种族颜色问题?有的学校甚至鱼目混珠不让学生有机会辨别精英和放牛班,但有些父母会往学生成绩下手以便了解其中翘楚。有的学校却招摇过市分班,并且让精英班的待遇超过放牛班的。更离谱的是有些打扫工作竟然是由放牛班的同学代劳,精英班的同学就是全心读书!那么,需要借用大家的智慧去想想到底是国家的教育制度偏差?社会价值观不平衡?抑或家庭背景的问题?


 


反观欧美,尤其欧洲极度反对分班文化,并灌输社会::“学的快的自修,学得慢的更需要帮助! 在欧美,老师绝对不把学生的成绩公告天下,因为那时学生的私隐。 学生的成绩很好,并没有被用来激励那些差的学生。学生在不被伤害的情况下快乐的学习。但是,我们的小孩却讨厌学校,讨厌学习, 觉得不读书不是因为面目可憎,而是因为没有工作做!干嘛我们- 有教无类-的精神被灌输在西方的社会?而我们亚洲专门保留了东方文化瑕疵,外加西方不登雅堂的文化而成的不伦不类的文化模式,这是怎么啦?


 


我非常好奇亚洲国家的教育体系几乎都是一样,学生被教育成怕输和不敢输,虽然“失败是成功之母”是蛮多人的座右铭! 我不是没骨气兼不认输的鼓吹者。只是我们应该知道失败的面貌是什么?并不是害怕失败,那么人生那崎岖的路至少还能走的完美!甚至家长以及整个社会的价值观被引导成为迷信成绩的虔诚教徒。那么这社会会走到那个结果呢?


 


小孩上大学,被认为不能赚钱的科目不能读,把兴趣当饭吃的学生肯定饿死,露宿街头。那么每家每户的小孩一窝蜂去拿医科,法律,工程师,会计等等,尔后衍生种种问题诚如,不专业,欺诈, 坍塌,漏洞,贪污,甚至歧视其他所谓 “不赚钱” 的职业。选读科目不是为了知识,而是赚钱。我设想如果知识并不能换来金钱,那么大学在马来西亚这空间还有存在的意义吗?试问您到花园赏花,只看满园的大红花,或胡姬花,还是百花齐放?


有时候非常的不得不佩服我们教育能够培养出一批又一批的技术员和工作人员,只有生产不会思考。技术人员非常重要,但偏废其他的似乎造成畸形的社会吧?多亏了这些功利性价值观,让我们成为了第一世界大国的工厂,为他们制造产品。他们美化了自己,也利用了我们,成为他们的工厂,废料垃圾场。自己不要的垃圾堆来我的家园,那么它们的国家是最干净,没有废料,没有二氧化碳排放工厂,因为这些不合格的东西都被丢到了第三世界。


 


这个分班制度到让我发觉一些东西,但却又不肯定那是不是这个体制的后遗症。


我们的小孩从小被灌输精英和放牛的概念,是不是导致现前以及往后的种族问题?


对放牛班的歧视是否是教育制度的一个掩人耳目的课程?


国家的团结会不会在这种制度被破坏呢?你说呢?

自述

自述是一项自我贩卖吗?我在想着。


 


那独一无二的包装,独特的自我买点,专业的行销策略,自述是这样的吗?蒙上一层薄纱会导致产品的虚伪,自我的不诚实吗?


 


但是乏味的叙述,因不起眼,不华丽,让路人不削一顾,这是对平淡的歧视吗?


 


还是那最诚实的自述最动人,最真。 就好像孩子,简单,不做作,不跟风,不矫情。


 


阿业,几乎混得蛮熟的朋友圈里的朋友,都这样叫我。尝试用过很多名字,一直换,是为了掩人耳目吗?后来发觉,也许自己是在匿藏自己,所以,最近总是以自己不同的名字来个自我介绍。


往后会多多和大家分享自己的点滴,一边叙述,一边解放那尘封已久的灵魂。


 


有时候只要是碰到自己兴致勃勃的课题,自己会滔滔不绝的说,一直说,有点令人讨厌。


 


友人的调侃说是按倒了我的按钮,要连忙道歉,好让我安静。


其实自己尽量不啰嗦,只是有时会情不自禁的打开话闸子。


 


知音难寻,也许这才显得珍贵吧?


 


 


 


 


 


 

阅读迷思


这几天脑海中一直回荡着志荣弟弟那天告诉我的话:“知识好像黄金,别被那知识控制了。要自己控制知识”。 我一直都很疯狂的嗜书,每每谈起阅读,都会浑然忘我。有时读得越多,发觉自己知道得越少,乍听之下觉得荒谬,是吧?遇到瓶颈,阅读似乎又是不能解答自己的问题。无可否认,阅读能让一个人的视野不断地开拓,读一本书,犹如开了一扇门到了另一个世界,但是,盲目的阅读,是否是一种祸害?


我不断的审问自己,


 


问,阅读,到底有什么用?


问,假若,这个社会对阅读唾弃,你还会坚持到底吗?


问,知道得越多,越无能为力呢?


问,盲目崇拜,迷信阅读,是否是另一种迂腐的面目?


问,阅读是否令人自我膨胀,目空一切?那读得多有何意义?


问,阅读能让人成为伪君子吗?


问,我不断地问自己。


 


是,我确实怀疑了阅读,不断的怀疑。  但我有必要这样做,好让自己在波涛汹涌的环境,还能坚持信念。好让自己不随波逐流。


因为有时自己所坚持的需要一直不断向那信念抛出许许多多的问题,好让自己更坚定。所有这世界上被认为是经典的, 都已经接受过长时间的磨练,考验和审核,十年,百年,甚至千年。 文学,艺术,科学,历史,宗教尚且如此,况乎阅读?


 


志荣弟弟告诉我, 读一本书,你的思维会被那作者控制。无可否认,有时候自己一丁点随波逐流的思维,被那作者占据了。是多年来的教育让我随波逐流的吗?看呐,又把矛头指向别人。


 


往后阅读的旅途,冀望自己能拿掉多余的谄媚,摒弃多余的累赘,删掉多余的成绩,取出多余的目的,减少多余的做作,好让阅读回归那单纯的世界,漫无目的。


 


还给那阅读一份静谧的空间,好让那阅读的主人,好好感受那单纯阅读的感动。来,继续阅读的旅程!我仍然相信阅读带给我的愉悦是不会被替代的。


 


突然觉得,志荣弟弟侵略我的思维,你觉得呢?


 

别了,雅斯敏。

星期日下午,母亲突然告诉我雅士敏阿末过世了。听到讯息时很愕然,都不太相信。虽然上星期有报道关于她昏迷入院的消息,不是不相信母亲的话,只是觉得她不该那么早就离开。直到晚上听到报道她逝世的消息,才真正确定她真地离开了!唉,马来西亚又少了一名很棒的导演了!



2006年当她执导“GUBRA” 这套戏时,我才认识她。但对她了解并不深,只知道早前她执导过 “SEPET”(单眼皮), 一部有关华人和马来人恋爱的爱情国产片。那年我高中二。这部片子大胆的触碰大马社会所谓的“禁忌” , 例如:异族恋情,种族歧视,及大马现实社会的面貌,等等。



看了 “GUBRA” (焦虑), 感觉很好笑,又发人深思。这部戏的开场白,黑板上写着一行阿拉伯文,意为 “至高无上的神是慈悲的,仁慈的真主”。接着一位回教宗教师去朝拜时,因看见一只狗躺在路途中央,而抚摸它并叫它到路旁去以免被车撞倒。戏里的宗教师对一名妓女的难得的宽容,并且这戏还延续上一部“Sepet”, Orked 对阿龙(Jason)的爱。



也许那一幕你会觉得很不可思议,悖逆了回教的教义既不能触碰狗。但,我总觉得这一幕要表达的恰恰是回教徒所应该履行真主的慈悲。也许你不认同,因为毕竟我不是穆斯林,不能诠释回教教义。
之后,她还陆续执导过几部表达爱情,人性,国家民族团结,种族,家庭,


朋友,同性等等的问题,例如:Mukshin (2007), Muallaf (2008), Talentime (2009) ,在海内外都夺得了无数大奖。其中一部,Muallaf 基于内容牵涉改信回教课题而被大马电检局禁演。



每逢佳节国庆,她的广告必定占有一席位。此外她还帮新加坡政府拍了几部广告影片,最近一部“FUNERAL” 非常棒地讲述了生命中的点滴不完整的部分整合成完美的人生。


再来,就是让我很感动的一部广告影片——The love story of Tan Hong Ming,一部真实的广告实录。这广告是雅斯敏对两个可爱的小朋友的访问,进而阐述一个马来西亚民族不该带有肤色和身份去分别彼此。


她的作品是多么的具有代表性。从她的作品中虽然没有好莱坞的电影,充满了刺激,也不失其资格跻身进入国际影视平台为大马影界大放异彩。 她,总是让我觉得,一个马来西亚应该是和而不同,华人就华人,马来人就马来人,印度人就印度人,大家一块相处,一块聊天,都能了解彼此!被同化了,那多元的特征就消失了。


读过几篇专访她的报道,问她做的这一切出自于前列的爱国精神吗?她的答案:不是。她的作品只为了每一个人而呈现。就是“单眼皮”阐述异族恋情来说,但,其真正故事的背后,拿掉了种族,只为述说Orked和Jason单纯的爱。


往后再也没有机会在佳节庆典品尝她有创意的广告了。她的离开,没有渲染,没有炒作,就如稻穗般清香而不扰人。 清香冉冉也有消失的时候,但愿她生命里蕴藏的 “一个马来西亚”的精神被传承下去,生生不息!


就以她 Gubra 结局时的一行字作为这篇结尾吧!


“灯虽不相同,但散发出来的光是一样的”
(The Lamps are different, but the light is the same)


向她那崇高的精神致敬。

以下这部作品让大家欣赏:

 

Percintaaan Tan Hong Ming

 

 



 

 

How to Spell Dinosaur